<samp id="fufde"><td id="fufde"><meter id="fufde"></meter></td></samp>

    <cite id="fufde"><noscript id="fufde"></noscript></cite>
    <cite id="fufde"><span id="fufde"></span></cite>
    <rt id="fufde"></rt>
  1. <cite id="fufde"><span id="fufde"><dfn id="fufde"></dfn></span></cite>

    <cite id="fufde"></cite>
    <i id="fufde"></i>
    <cite id="fufde"><span id="fufde"></span></cite><s id="fufde"><nav id="fufde"><acronym id="fufde"></acronym></nav></s>

    1. 歷史在安順場拐彎
      時間:2016-09-29
      瀏覽量:122

        最近,紅一軍團一師一團一營營長孫繼先的兒子在中央電視臺講述了當年父親與十七勇士搶渡大渡河的往事細節,印象最深的是關于十七還是十八勇士的爭論。紅軍后代揭開了這個歷史之謎,孫繼先根本沒有算上自己。建國后成為第一任酒泉衛星發射基地司令員的孫營長想起英勇犧牲的戰友,認為自己作為戰爭幸存者沒有資格算作勇士,盡管他當年作為指揮員就在那條唯一搶渡的船上。

        當我以一個旅行者的身份來到安順場,走進歷史事件的發生地,眼前滔滔的大渡河水仍然在晝夜不歇地咆哮。站在鐫刻著“紅軍渡”三個大字的石碑前,遙望對岸青山,實在是無法想象這條發源于青海玉樹雪山之巔的河流能給兩場戰爭帶來不同的結局。在這條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天塹旁,100多年前,石達開及其部眾飲恨于此,全軍覆沒;80年前,英勇紅軍敢打必勝,強渡成功。

        我佇足在當年的紅軍機槍陣地前,久久地凝望渡口岸邊,很想將想象中的戰爭場景與眼前的畫面重疊,但除了成片的農民新居和一條仿制的木船停靠在江灘蘆葦叢中,我只能聽見風聲濤聲。嘶殺、吼叫、軍號、槍炮聲呢?所有的背影都已遠去,而所有的故事卻長久地在民眾之間流傳。

        石達開的悲劇在于貽誤了渡河良機且正遇上大渡河洪水爆發,又幻想與受脅迫而戰的番族土司媾和,在連續損兵折將之后被逼以詐降而求茍活,終難逃全軍覆滅、主將被擒。這之后的第72年,當孫繼先看到國民黨軍散布的“讓朱毛紅軍成為石達開第二”的反動傳單時,幾乎沒什么文化的他并沒有看懂也不容想得太多。他只是遵從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的命令親自挑選了十七名官兵組成突擊隊,分成兩船先后搶渡。戰斗中,勇士們以大無畏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冒著槍林彈雨奇跡般地以僅輕傷兩人的代價奪取了對岸陣地,一舉為整個紅軍打開了通往勝利的通道。經此一戰,原本和石達開一樣被稱作“竄匪流寇”的紅軍在對岸的川軍“雙槍兵”口中變成了“天兵天將”,原本中國革命系此一役的險惡形勢由此化險為夷。紅軍,書寫了人類戰爭史上的一大傳奇。

        清晨,我一個人早早地順著村邊小道來到了被當地人稱作營盤山的半山上,想登山眺望整個安順場的全景。回頭望去,晨霧中的整座村鎮還未完全醒來,除了偶爾的雞鳴狗吠,竟不見一個人影。

        營盤山,傳說就是當年翼王扎下指揮大帳的山頭,后來戰死的太平軍將士也盡皆葬于此山之上。

        忽然在想,紅軍以未損一兵的輝煌戰果成功搶渡大渡河的時候,游蕩于此的太平軍將士英靈一定也在看著這場戰爭活劇的上演。硝煙散盡,天塹通途,紅軍將士“絕不當第二個石達開”的豪邁精神與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歷史終將銘記。

        

      一级色片,亚洲国产a,国内自拍偷拍日本99,成年午夜福利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