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fufde"><td id="fufde"><meter id="fufde"></meter></td></samp>

    <cite id="fufde"><noscript id="fufde"></noscript></cite>
    <cite id="fufde"><span id="fufde"></span></cite>
    <rt id="fufde"></rt>
  1. <cite id="fufde"><span id="fufde"><dfn id="fufde"></dfn></span></cite>

    <cite id="fufde"></cite>
    <i id="fufde"></i>
    <cite id="fufde"><span id="fufde"></span></cite><s id="fufde"><nav id="fufde"><acronym id="fufde"></acronym></nav></s>

    1. 在樂山,一場關于味蕾的冒險
      時間:2016-05-30
      瀏覽量:167

        周開卉/文

        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雖然從發音及詞意上與地名“樂山”有著千差萬別,但我卻私以為這是一個非常令人舒服的“牽強附會”。

        樂山之行,膚淺如我,肯定不是出于對“東方佛都”名號的崇拜,由其不善于從所謂的宗教藝術、雕刻藝術中去發掘千年沉淀的歷史與文明,只能打著“吃喝”的旗號不做任何攻略,堂而皇之地夜奔樂山。

        初到樂山,經本地人指引,才找到“傳說”中做半年休半年的名店——矮哥夜啤酒。晚十點,在成都一定還是霓虹閃爍、人聲鼎沸的夜未央,而在樂山,對比之下卻是略顯安靜。路邊擺放的矮桌矮凳,吃喝的夜游人群三三兩兩,不少也不擁擠吵雜。迅速點菜下單直到幾道菜上桌,根本來不及做出一副老饕的樣子進行觀色賞味就被同行的伙伴一掃而光,只能憑借殘留在味蕾上的余味,回憶起樂山第一餐的真實感覺。

        兔肚、河蝦、魷魚,采用大量洋蔥配二荊條爆炒的做法,兔肚嫩、河蝦脆、魷魚鮮,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三道菜都是一樣的做法和相似的味道,印象不足以深刻,倒是一道地皮菜和芋禾桿讓人大呼驚喜。洗盡泥沙的地皮菜用大油和小米椒烹飪,獨特的潤滑與鮮辣融合成一種全新的口感,剁碎成泥的芋禾桿,除了有嫩芋頭的綿軟細膩,更有莖類植物的纖維口感,讓第一次吃到這種食材的我們齊聲稱贊。七十分,是我對這頓晚餐的評價,深以為還未找到樂山本地的最真原味,只能帶著遺憾與飽腹感回到住處,期待明日的早餐。

        睡夠了起床之后,用大眾點評搜索了距離住處最近也是人氣頗高的一家小食店,高記豆腐腦。據說在樂山本地也是久負盛名。十點,早已過了早餐的高峰飯點,但也讓我有空間近距離地觀察一碗樂山豆腐腦與一個夾餅的制作過程。成都的豆花,是白凈的鹵水豆花,榨菜、蔥花、黃豆、馓子油、辣椒;而樂山的豆腐腦卻不是以豆花為主,唱主角的是大半碗的用骨頭湯勾芡的淀粉濃汁。幾片雪白的豆花被放在濃汁之上,讓其漂浮,上面再放上芹菜、蔥花、油辣椒,還可以選擇性地增加雞蛋、油渣、酥肉、蒸肥腸、蒸牛肉,攪拌均勻之后便是樂山風格的豆腐腦。排除地方情感,中立地講,我會更喜歡成都的豆花。樂山的豆腐腦吃到后半段,原本勾芡的湯汁會變得稀薄,早已嘗不出豆花的味道,就著這一碗寡淡的湯頭吃下被啃得只剩白饃邊的夾餅。

        差點忘記了樂山夾餅,小籠屜上蒸著的肥腸、牛肉被倒進碗里加上無一例外的芹菜、蔥花拌勻,夾進白鍋盔里。大概是因為隔水蒸熱的緣故,鍋盔顯得軟綿,不如炭火烤出來的酥脆口感,也是沒有太多的新意。

        我想制約我做一個食者的決定性因素在于有一個裝不下食物的胃,一碗豆腐腦和一個夾餅已經撐得我不敢去想下一頓吃什么。

        略去中間的行程不說,直奔下午三點的午餐,蘇稽古市香蹺腳牛肉。原本上不登大雅之堂的蹺腳牛肉,如今卻是被競相追捧的美食,本著溯源的想法我們去了距離市區十多公里的蘇稽,試圖在這個食物的發源地尋找到它本該有的味道。假期的人流車流無一例外地將散發異味的河邊小路堵了個結實,店鋪的桌椅也因為生意爆滿已經擺到了臨街的菜攤旁,還被鋪上了幾十層一次性桌布,揚起的白色塑料薄膜和灰塵也沒有讓我喪失對食物的追求,把大部分的招牌菜點了一個遍。牛雜、牛肉、牛蹄筋、牛肝、牛腸、牛百葉……浸泡在濃郁湯頭中的牛雜牛肉,原本應該是滾燙到可以激起心中的熱浪,打開全身的毛孔,散發出可以洗去疲憊的汗水,但因為生意太好的緣故,可以想象還來不及煮沸的湯鍋就又被匆匆端上了桌,溫熱到多放幾分鐘就已經涼透,凝結起一層發膩的動物油脂,讓人胃口大打折扣,而蘸料除了咸也吃不出其他的獨特味道,我與同伴已經喪失了品嘗的興趣,更不愿意對這家名聲在外的店鋪給予多一句的評論,只想早早結束喧鬧環境對身心的折磨,迫不及待地想回成都吃一碗加辣的素椒面。

        事后,我把這次旅程失敗的原因歸結為“功課不足、缺乏本地人指引及盛名之下其實難副”。或許我的評論閑得狹隘,或許一天的行程還不足以體會到真正的樂山的食物,畢竟我還沒吃到黃雞肉、徐燒烤、牛華麻辣燙、葉婆婆串串香、甜皮鴨等等,不過既然是味蕾的冒險,緊湊的二十四小時也好,閑適的一個禮拜也罷,過程中遇到的不管是好味還是平淡,都是意料外的驚喜,如人生一般。

      一级色片,亚洲国产a,国内自拍偷拍日本99,成年午夜福利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