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衣推食因受贿被判三年,温州南货场征地搬迁

- 编辑:奥门新萄京娱乐场 -

解衣推食因受贿被判三年,温州南货场征地搬迁

图片 1

非法处置查封财产 曾经的“抗洪”英雄因受贿被判九年

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检察院27日发布消息,经该院侦查终结并提起公诉的义乌市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王韩深受贿一案,经金华市金东区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王韩深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

昨日,在金东区南货场二期征迁现场,工作人员挥汗如雨地忙碌着。自从5月3日南货场二期征迁动员会后,金东区仅用短短40天时间,就创造了4个100%:即100%完成苗木评估、100%完成土地签约、100%完成房屋评估、100%完成坟墓登记造册,创造了金东征迁新速度。市委书记赵光君作出批示,充分肯定了金东区委、区政府服务全市重大项目的大局意识和攻坚精神,认为金东的做法值得总结、推广。 金东征迁创造新速度 金华市改扩建金华南货场工程是国家交通运输部“十三五”物流园区重点建设项目、全国第一批交通物流融合发展重点项目、省“十百千”重点考核项目。项目涉及金东区5个乡镇14个村2820亩土地征用、571户房屋拆迁、1400多人口安置和1567穴坟墓迁移。面对艰巨任务,金东区抽调乡镇和相关部门精干力量,组成6个征迁小组,将14个村征迁任务进行分组落实。村两委班子刚刚换届不久,大家充分发扬“换届不换心”的作风,征迁区块所有村都焕发了新的战斗力。 征迁小组各有分工,每组挂图作战,实行“每日一通报、每日一排名、每周一例会”制度,每天通报各村、各小组进展和排名,指挥部每周召开村两委班子碰头会,营造“比学赶超”的良好氛围。 整村搬迁的东孝街道叶明村和毛竹园村任务重,前期工作开展进展较慢,通报排名靠后,村两委班子不甘落后,在街道组织下开展了“我带头、我承诺”活动,明确表态“虽然任务最重,但排名不能靠后”,经过努力,其在后续排名通报中始终领先。 难怪有村民说,这次征迁是比“深圳速度”还快的“金东速度”。 “诗一般”的快乐征迁 征迁工作开始后,东孝街道机关干部夜以继日连轴转,白天进行土地丈量测绘和苗木评估工作,晚上则轮流守夜,严防“三抢”发生。面对如此繁琐的工作,干部们没有叫苦叫累,而是建立了“阳光、和谐、快乐征迁”微信工作群,时不时在微信群里分享一些好的做法,交流经验、互解难题,营造积极、轻松的氛围。不少干部还在值夜班时“吟诗作对”,自称此次征迁是“诗一般”征迁,为枯燥的工作增添一分乐趣。 东孝街道国土所所长叶旭鸿就是其中一个。“东孝铁军紧征迁,南站货场君请观。西山落日收工晚,北斗星辰踏夜还。”“桥头铁军齐上场,书记带队两委忙,街村干部勇担当,脚踏实地志高扬。”类似这样的小诗,大家写了四五十首。这些小诗虽然文采一般,却是征迁生活的真实写照,是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从早上7时多一直要忙到晚上12时才能回家,轮到值夜班的日子就通宵守在村口,严防建筑材料偷运进村。征迁小组成员始终咬紧目标不放松,怀着必胜的信念,发扬“实干为先”的铁军精神,奉行“5 2”“白加黑”的工作状态,切实做到“上面一声令下、下面分头落实”,全力以赴,执行到位。执勤组在昼夜巡查中共劝阻和制止“三抢”行为100多起,没收相关工具70多套,仅苗木评估就节省7000多万元征迁成本。 东孝街道年轻干部戴毅是个90后,他主动要求把自己分组安排到整村搬迁、任务重的叶明村。结婚前一天晚上,戴毅依然默默坚守在执勤岗位上,履行自己的职责,结婚后第二天一大早,他又赶回街道上班。 东孝街道党委书记滕伯顺说,动员会后人人都奋战在征迁一线,白天现场指挥,晚上参加执勤,涌现了很多“拼命三郎”:有打完点滴拔了针头直奔征迁现场的街道干部,有身怀六甲坚持做征迁工作的准妈妈,还有立下“军令状”的村两委班子。 公平公正,一把尺子量到底 南货场二期征迁工作开展以来,没有一个农户到现场闹事,雅芳埠村只用了一天半时间就完成了苗木清表,清表当天,中铁五局就直接进场施工。之所以能如此顺利和神速,是因为金东区在征迁中实行了“公告时间公开、征迁范围公开、征迁政策公开、征迁过程公开、评估结果公开”的五公开制度。征迁指挥部做实照章办事、透明操作的文章,公平公正,一把尺子量到底。 评估结果第一时间公示,群众如有异议,及时重新核实,整个工作进程都在群众监督下开展。在征迁中 “一个步子迈到底,一个嗓子喊到底”,坚决不开口子。征迁公告后,通过无人机航拍将红线范围的现场进行了固定,对航拍后新增的苗木一律不予补偿,切实保障农户合法权益,坚决杜绝投机者不当得利。同时评估工作委托第三方进行,专业评估公司全程跟踪参与,苗木的品种、规格、数量对应的款项都一清二楚。 征迁指挥部副总指挥方允献一天到晚扑在征迁第一线,他认为,征迁工作要以人为本,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只要干部公平、公正,党员带头,百姓的事情就好做。征迁时要以“热心、细心、耐心、真心、公心”的态度,统筹解决群众的安置问题、出路问题和发展问题,才能真正让征迁群众满意。 征迁指挥部总指挥叶春成说:“南货场二期单个项目征地2820亩,是近年来最大的征地项目之一。征迁工作人员的付出村民们看在眼里,都说干部是为了大家好。村民们从一开始的不配合、抵触,到自发给执勤点的工作人员送来水果、鹌鹑蛋,这样的转变恰好说明百姓心中有大局观念,他们对国家重点工程的理解和支持是我们攻艰克难完成征迁的前提。”(更多资讯,请关注浙江物流网微信公众平台zj56156)

黄炳立受贿、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案庭审现场

图片 2

据检察机关指控,2007年到2009年间,被告人王韩深在担任义乌市建设局副局长、党委副书记及义乌市后宅街道党工委书记、办事处主任等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贿送的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552.902万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案发后,被告人王韩深退出赃款人民币465万元。

解衣推食因受贿被判三年,温州南货场征地搬迁创设。“作为曾经的一名‘抗洪’英雄,转业到地方工作后,随着职位的升迁、权力的提升,不满足于现状,享乐主义、拜金主义抬头,私欲极度膨胀,视党章党规党纪如无物,不断挑战纪律的底线……”在浙江省金华市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基地,黄炳立在纪录片中的一席忏悔之言,给人印象深刻。

黄炳立受贿、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案庭审现场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王韩深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其在提起公诉前能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可以从轻处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今年5月,经金华市检察院提起公诉,金华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判处金华市“三改一拆”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原副主任(三改一拆,是指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金华市金东区多湖中央商务区征迁指挥部、金华市金东新城区城中村改造征迁指挥部、金华市金东区多湖区块企业征迁指挥部原指挥长黄炳立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50万元,扣押在案的受贿犯罪所得赃款人民币794万余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一审判决后,黄炳立表示服判,没有上诉,现判决已生效。

“作为曾经的一名‘抗洪’英雄,转业到地方工作后,随着职位的升迁、权力的提升,不满足于现状,享乐主义、拜金主义抬头,私欲极度膨胀,视党章党规党纪如无物,不断挑战纪律的底线……”在浙江省金华市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基地,黄炳立在纪录片中的一席忏悔之言,给人印象深刻。

图片 3

今年5月,经金华市检察院提起公诉,金华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判处金华市“三改一拆”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原副主任(三改一拆,是指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金华市金东区多湖中央商务区征迁指挥部、金华市金东新城区城中村改造征迁指挥部、金华市金东区多湖区块企业征迁指挥部原指挥长黄炳立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50万元,扣押在案的受贿犯罪所得赃款人民币794万余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一审判决后,黄炳立表示服判,没有上诉,现判决已生效。

1.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图片 4

1970年出生的黄炳立曾在部队服役7年,服役期间因在抗洪抢险中表现突出,被誉为“抗洪英雄”。转业回到金华市浦江县后,黄炳立从一名乡镇人武干事干起,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先后担任街道人武部部长、乡党委书记、街道党工委书记、副区长等职务。

被告人黄炳立受审

近年来,浙江全面开展对城市规划区内旧住宅区、旧厂区和城中村的改造,开展拆除全省范围内违反土地管理和城乡规划等法律法规的违法建筑的“三改一拆”行动。2014年,在浦江县金狮湖保护与开发期间,黄炳立担任指挥部总指挥。他不负众望,在征迁过程中啃下一个个“硬骨头”,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开发区域内的征迁任务,一时名声大噪。之后几年,他又先后在金华市金东区担任多个征迁区域指挥部总指挥,每次都出色完成征迁任务,成为大家眼中敢打敢拼的“狮子型”领导干部。然而,就是这位大家眼中的“抗洪英雄”“狮子型”干部,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1.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据金华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并经法院判决认定,黄炳立在2011年至2018年先后担任浦江县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浦江县金狮湖保护与开发指挥部总指挥,金华市金东区多湖中央商务区征迁指挥部、金东新城区城中村改造征迁指挥部、金东区多湖区块企业征迁指挥部指挥长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人大代表资格审核、征迁调查、房屋拆除业务、征迁补偿款及土地补偿金的发放过程中,为多名行贿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好处费或以借为名索要他人财物达794万余元。他甚至胆大妄为,在担任金狮湖保护与开发指挥部总指挥期间,授意下属并经其签字同意,将吴某被法院保全查封的征迁补偿款1010万元全额发放,导致法院裁判生效后无法执行,严重妨碍了诉讼活动,损害了司法机关的权威。

1970年出生的黄炳立曾在部队服役7年,服役期间因在抗洪抢险中表现突出,被誉为“抗洪英雄”。转业回到金华市浦江县后,黄炳立从一名乡镇人武干事干起,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先后担任街道人武部部长、乡党委书记、街道党工委书记、副区长等职务。

翻开法院的判决书,记者发现,黄炳立的受贿犯罪与一般受贿犯罪相比有颇多“新”意,所涉及的犯罪事实几乎全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所规定的新型受贿犯罪。

近年来,浙江全面开展对城市规划区内旧住宅区、旧厂区和城中村的改造,开展拆除全省范围内违反土地管理和城乡规划等法律法规的违法建筑的“三改一拆”行动。2014年,在浦江县金狮湖保护与开发期间,黄炳立担任指挥部总指挥。他不负众望,在征迁过程中啃下一个个“硬骨头”,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开发区域内的征迁任务,一时名声大噪。之后几年,他又先后在金华市金东区担任多个征迁区域指挥部总指挥,每次都出色完成征迁任务,成为大家眼中敢打敢拼的“狮子型”领导干部。然而,就是这位大家眼中的“抗洪英雄”“狮子型”干部,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2.以“借”为名索要钱财

据金华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并经法院判决认定,黄炳立在2011年至2018年先后担任浦江县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浦江县金狮湖保护与开发指挥部总指挥,金华市金东区多湖中央商务区征迁指挥部、金东新城区城中村改造征迁指挥部、金东区多湖区块企业征迁指挥部指挥长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人大代表资格审核、征迁调查、房屋拆除业务、征迁补偿款及土地补偿金的发放过程中,为多名行贿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好处费或以借为名索要他人财物达794万余元。他甚至胆大妄为,在担任金狮湖保护与开发指挥部总指挥期间,授意下属并经其签字同意,将吴某被法院保全查封的征迁补偿款1010万元全额发放,导致法院裁判生效后无法执行,严重妨碍了诉讼活动,损害了司法机关的权威。

2011年底,在黄炳立担任浦江县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期间,请托人盛某想取得浦江县人大代表资格,找到黄炳立帮忙。黄炳立答应了盛某的请求。在主持召开浦阳街道党政班子会议、审核人大代表候选人资格的过程中,黄炳立通过主动提名等,最终帮助盛某取得了浦江县人大代表候选人资格。

翻开法院的判决书,记者发现,黄炳立的受贿犯罪与一般受贿犯罪相比有颇多“新”意,所涉及的犯罪事实几乎全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所规定的新型受贿犯罪。

2012年1月,黄炳立认为盛某欠自己一份人情,就向盛某借款人民币200万元并约定了利息。一年到期后,黄炳立仅归还了借款本金但未支付利息。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年利率6%计算,这200万元借款一年的利息为12万元。

2.以“借”为名索要钱财

2017年,黄炳立利用担任上述三个征迁指挥部指挥长的职务便利,帮助王某取得了金东区范围内的多项房屋拆除和其他工程项目。2017年7月至11月间,黄炳立以借为名,要求王某通过存现、转账到指定第三人账户等方式,先后向王某索得人民币296万元。2017底,为掩盖索贿事实,黄炳立让他的朋友赵某向王某虚假出具了一张涉及人民币300万元的借条。

2011年底,在黄炳立担任浦江县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期间,请托人盛某想取得浦江县人大代表资格,找到黄炳立帮忙。黄炳立答应了盛某的请求。在主持召开浦阳街道党政班子会议、审核人大代表候选人资格的过程中,黄炳立通过主动提名等,最终帮助盛某取得了浦江县人大代表候选人资格。

黄炳立深谙以“借”为名索要钱款的门道,也认为这一收钱方式最安全。

2012年1月,黄炳立认为盛某欠自己一份人情,就向盛某借款人民币200万元并约定了利息。一年到期后,黄炳立仅归还了借款本金但未支付利息。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年利率6%计算,这200万元借款一年的利息为12万元。

2016年至2017年,黄炳立利用职务便利,接受朋友方某及金华某乳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夏某请托,在该公司位于多湖区块赤山基地地块征迁补偿过程中,以增加牧场设施用地比例的方法,使该公司多获得216万元土地补偿金。2017年6月,黄炳立通过方某,以借为名向夏某索得人民币100万元。

2017年,黄炳立利用担任上述三个征迁指挥部指挥长的职务便利,帮助王某取得了金东区范围内的多项房屋拆除和其他工程项目。2017年7月至11月间,黄炳立以借为名,要求王某通过存现、转账到指定第三人账户等方式,先后向王某索得人民币296万元。2017底,为掩盖索贿事实,黄炳立让他的朋友赵某向王某虚假出具了一张涉及人民币300万元的借条。

2016年至2017年,黄炳立利用担任三个征迁指挥部指挥长的职务便利,为某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取得征迁调查业务提供帮助。2017年9月,黄炳立向张某借款人民币20万元。张某为感谢黄炳立对公司业务的帮助,提出这20万元人民币送给黄炳立不用归还,黄炳立当即笑纳。

黄炳立深谙以“借”为名索要钱款的门道,也认为这一收钱方式最安全。

3.与人合伙开公司变身隐形“股东”

2016年至2017年,黄炳立利用职务便利,接受朋友方某及金华某乳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夏某请托,在该公司位于多湖区块赤山基地地块征迁补偿过程中,以增加牧场设施用地比例的方法,使该公司多获得216万元土地补偿金。2017年6月,黄炳立通过方某,以借为名向夏某索得人民币100万元。

2015年底至2017年,黄炳立利用担任金东区多湖中央商务区征迁指挥部、金东新城区城中村改造征迁指挥部、金东区多湖区块企业征迁指挥部指挥长的职务便利,为金华市某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鲍某业务经营提供帮助,先后收受鲍某所送财物价值共计人民币45万余元。

2016年至2017年,黄炳立利用担任三个征迁指挥部指挥长的职务便利,为某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取得征迁调查业务提供帮助。2017年9月,黄炳立向张某借款人民币20万元。张某为感谢黄炳立对公司业务的帮助,提出这20万元人民币送给黄炳立不用归还,黄炳立当即笑纳。

鲍某为能得到黄炳立关照,还送给黄炳立一辆价值人民币24万元的汽车,并支付了三年车辆保险费1.8万元人民币。

3.与人合伙开公司变身隐形“股东”

只收些好处费并不能满足黄炳立的欲望和野心。善于经营的他已然将“拆迁”作为一门生意,靠山吃山,运用自如。2016年上半年,黄炳立授意鲍某成立了捷顺公司,并利用职务便利帮助该公司取得金东区多湖中央商务区征迁范围内的多项征迁调查业务。同年11月,鲍某送给黄炳立一张存有人民币10万余元的银行卡。2017年1月,鲍某再次将人民币10万元转入该银行卡。黄炳立通过取现、刷卡消费等形式收受鲍某所送人民币19万余元。

2015年底至2017年,黄炳立利用担任金东区多湖中央商务区征迁指挥部、金东新城区城中村改造征迁指挥部、金东区多湖区块企业征迁指挥部指挥长的职务便利,为金华市某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鲍某业务经营提供帮助,先后收受鲍某所送财物价值共计人民币45万余元。

2016年12月,黄炳立与黄某商议“合作”开办中溒公司,约定黄某占股10%,黄炳立占股90%,公司由黄某出资和经营管理,黄炳立未实际出资。之后,黄炳立利用职务便利,帮助该公司取得多项征迁调查业务。2017年1月至2018年2月,经黄炳立主动提出,黄某通过银行转账给黄炳立及其妻子葛某指定的第三人账户、将现金转交葛某等方式,先后送给黄炳立共计人民币295万元。

鲍某为能得到黄炳立关照,还送给黄炳立一辆价值人民币24万元的汽车,并支付了三年车辆保险费1.8万元人民币。

4.收受好处公然非法处置查封财产

只收些好处费并不能满足黄炳立的欲望和野心。善于经营的他已然将“拆迁”作为一门生意,靠山吃山,运用自如。2016年上半年,黄炳立授意鲍某成立了捷顺公司,并利用职务便利帮助该公司取得金东区多湖中央商务区征迁范围内的多项征迁调查业务。同年11月,鲍某送给黄炳立一张存有人民币10万余元的银行卡。2017年1月,鲍某再次将人民币10万元转入该银行卡。黄炳立通过取现、刷卡消费等形式收受鲍某所送人民币19万余元。

2012年9月,因吴某与他人发生债务纠纷引发诉讼,他位于浦江县人民东路某房产被湖北省孝感市中级法院保全查封,保全金额人民币1010万元。孝感市中级法院还分别于2014年9月、2015年9月对该房产进行了续封。2014年10月,浦江县政府对金狮湖区域开展征收,将吴某房产列入了征迁范围,具体由金狮湖保护与开发指挥部实施。为防止吴某被查封房产及征收补偿款被孝感市中级法院执行,吴某亲属吴某洪、吴某超多次请托时任金狮湖保护与开发指挥部总指挥的黄炳立,让他帮忙将征收补偿款全部支付给吴某。

2016年12月,黄炳立与黄某商议“合作”开办中溒公司,约定黄某占股10%,黄炳立占股90%,公司由黄某出资和经营管理,黄炳立未实际出资。之后,黄炳立利用职务便利,帮助该公司取得多项征迁调查业务。2017年1月至2018年2月,经黄炳立主动提出,黄某通过银行转账给黄炳立及其妻子葛某指定的第三人账户、将现金转交葛某等方式,先后送给黄炳立共计人民币295万元。

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黄炳立在明知该房产已被法院查封,涉及的补偿款应公证提存的情况下,仍授意指挥部工作人员并由其签字同意,将全额补偿款人民币1910万余元支付给吴某。2016年5月,该房产被拆除。同年12月,孝感市中级法院对吴某与他人债务纠纷作出生效判决予以强制执行。2017年2月,湖北省大悟县法院向吴某发出执行通知书,吴某未予以执行。后来吴某迫于压力将人民币1010万元退回金狮湖指挥部,该款于2017年12月由金狮湖指挥部汇至大悟县法院。

4.收受好处公然非法处置查封财产

黄炳立敢于如此对抗法律,坚持为吴某“站台”,除了他一贯法治意识淡薄外,其实还是有“利”可图。经法院判决认定,为感谢黄炳立的帮助,吴某从2014年12月至2016年1月,以每月人民币2万元,分13次转账送给黄炳立的情人、特定关系人张某,用以支付黄炳立为张某所购杭州房产的按揭贷款,共计人民币26万元,黄炳立都毫不客气地收下。

2012年9月,因吴某与他人发生债务纠纷引发诉讼,他位于浦江县人民东路某房产被湖北省孝感市中级法院保全查封,保全金额人民币1010万元。孝感市中级法院还分别于2014年9月、2015年9月对该房产进行了续封。2014年10月,浦江县政府对金狮湖区域开展征收,将吴某房产列入了征迁范围,具体由金狮湖保护与开发指挥部实施。为防止吴某被查封房产及征收补偿款被孝感市中级法院执行,吴某亲属吴某洪、吴某超多次请托时任金狮湖保护与开发指挥部总指挥的黄炳立,让他帮忙将征收补偿款全部支付给吴某。

身为领导干部,有稳定的工资收入,黄炳立为何一次次向请托人开口索要钱财?据办案人员介绍,自身的贪婪是导致黄炳立以身试法的主因,而其家庭经济问题是客观因素。据调查,黄炳立的妻子经营着一家袜业公司,由于经营不善而负债累累,每当遇到需要还钱时,妻子便催促黄炳立想办法,黄炳立的受贿款也因此大部分被用于偿还企业债务和经营运转。

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黄炳立在明知该房产已被法院查封,涉及的补偿款应公证提存的情况下,仍授意指挥部工作人员并由其签字同意,将全额补偿款人民币1910万余元支付给吴某。2016年5月,该房产被拆除。同年12月,孝感市中级法院对吴某与他人债务纠纷作出生效判决予以强制执行。2017年2月,湖北省大悟县法院向吴某发出执行通知书,吴某未予以执行。后来吴某迫于压力将人民币1010万元退回金狮湖指挥部,该款于2017年12月由金狮湖指挥部汇至大悟县法院。

2018年7月10日,黄炳立被金华市监察委采取留置措施,同年9月30日经金华市检察院决定,被依法逮捕。

黄炳立敢于如此对抗法律,坚持为吴某“站台”,除了他一贯法治意识淡薄外,其实还是有“利”可图。经法院判决认定,为感谢黄炳立的帮助,吴某从2014年12月至2016年1月,以每月人民币2万元,分13次转账送给黄炳立的情人、特定关系人张某,用以支付黄炳立为张某所购杭州房产的按揭贷款,共计人民币26万元,黄炳立都毫不客气地收下。

“我认罪,我服法,我后悔……”今年5月21日,当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时,黄炳立当庭表示不上诉。

身为领导干部,有稳定的工资收入,黄炳立为何一次次向请托人开口索要钱财?据办案人员介绍,自身的贪婪是导致黄炳立以身试法的主因,而其家庭经济问题是客观因素。据调查,黄炳立的妻子经营着一家袜业公司,由于经营不善而负债累累,每当遇到需要还钱时,妻子便催促黄炳立想办法,黄炳立的受贿款也因此大部分被用于偿还企业债务和经营运转。

2018年7月10日,黄炳立被金华市监察委采取留置措施,同年9月30日经金华市检察院决定,被依法逮捕。

“我认罪,我服法,我后悔……”今年5月21日,当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时,黄炳立当庭表示不上诉。

本文由社会新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解衣推食因受贿被判三年,温州南货场征地搬迁